Day 0

上午和shb/lsmll/sfiction/jtjl从玉泉打车去武林广场,然后坐(站)了一万年的地铁,终于到了浙理工。报道之后数次建议jtjl去浙传看看女生都被jtjl拒绝,看起来这个人真的是个基佬。

下午就是热身赛,场地小的爆炸,感觉一个过道都容纳不了两个搞学长。热身赛A题,我们一看三分钟就有人过,肯定是个暴力啊,然后喜获TLE,换了个合理复杂度的暴力,才过掉。之后johann写了个大模拟B,我和lzw讨论了半天矩形切割,lzw就去写了个异常扭曲的算法,过掉了C,胜利AK,热身赛rank7。然后我来测试一下环境,发现eclipse好像不太好用啊,似乎无法运行程序,于是被志愿者教做人了。之后我就很贱的跑去shb那里,问他eclipse好不好使呀,然后强行教了shb做人。

赛前的晚上,发现我们队好像没有数列表,妄图抢走RBQ队的数列表,被jtjl怒斥。

Day 1

这次比赛是复旦大学出题,所以对题目质量期望还是比较高的。johann和lzw瞬间发现签到题A,A1y5。我去看了IJKL,感觉J是个傻吊题,就让lzw接着写,J1y16。然后此时BCD都有队伍过了,我们三个就分头开BCD,lzw很快会做了B,B1y26。然后我和johann讨论了一下,也很快会做了D,D1y40。获得了超级顺利的前期。

C题是一个不平衡博弈,看上去就是个智商题。三个人想了半天,感觉没什么思路,他们两个似乎对题意有了些奇怪的理解,就发了一波clarification,结果复旦给了我们一个错误的题意。当时觉得这个题意好难…完全不会做,后来发现按照复旦回答我们的题意,似乎这样根本过不了样例啊?就又发了一个clarification,复旦终于告诉了我们正确的题意…然后我去了趟厕所,猜了个结论,和lzw说了一下,他表示好像有点合理,C1y76

之后我们三个讨论了一下,很快也讨论出了K的做法,但这个时候复旦又发了个clarification,说题面中的下取整变成了类型强转…然后三个人再次陷入绝望。讨论了半天,终于扭曲的解决掉了这个问题,已经快写了一半,复旦又发了个clarification,说题意不变还是下取整…然后K又出现了一些超时问题,终于K3y181

这时还能在金牌区苟延残喘,我们觉得还是要再过一题才能有金。开了E和G,感觉没有一道题能做。johann试图去开F的大暴力,被我拦住了。三个人一直卡思路卡到了封榜。lzw表示他在被我要求学习FWT的时候,看过一个例题,题意和这个E有一些相似,需要树分治然后怎样怎样搞一搞,但是这个怎样搞的他已经忘了。johann想到了G的一个奇怪的转化,讨论了一下发现只有N^2的递推做法,感觉一看就过不了。但是这个时候反正已经爆炸了,就让johann先上去莽一下。突然lzw说会E的树分治做法了,跟我乱讲一通我听的迷迷糊糊,然后lzw自己好像也不太懂,就上机乱写一通,竟然E1y272,害怕极了。

最后半个小时,我和lzw大致了解了刚才做法的正确性,johann乱搞G,自然没有通过,后来询问一队,发现是个奇怪的按秩NTT?

经验教训

杭州强队多,牌子少,感觉能得到金牌完全是侥幸。后期能力实在太不足了啊,根本做不出难题…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